山东密州烤鸭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山东密州烤鸭 >
爱博体育苏轼的诗词人生-四、知密州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2-04-30 16:54

  由于在杭州工作已满三年,按宋朝的规定得换地方任职了。苏轼为了能够和在济南作官 的弟弟苏辙离得近一点,以便两个人能经常见面,便主动向朝廷申请到山东密州作官,于神 宗赵顼熙宁七年(1074)十二月到达密州任。神宗赵顼熙宁九年(1076)十二月,苏轼改调到山 西的河中府,离开密州,共在密州生活工作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。在此介绍了他在密州期间 写的十二首诗词和一篇赋。

  神宗赵顼熙宁七年(1074)九月,三十九岁的苏轼在结束了杭州通判的任期之后,为了能 够和在济南作官的弟弟苏辙离得近一点,以便两个人能经常见面,便主动向朝廷申请到山东 密州作官,可是,已经有五年时间没有见面的兄弟俩。受诏移知密州(山东诸城),秋末离杭, 十二月三日到达密州任。虽说出于自愿,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地位。尽管当时“面貌 加丰”颇有一些旷达表现,也难以遮掩深藏内心的郁愤。

  神宗赵顼熙宁九年(1076),丙辰中秋,欢饮达旦,大醉,兼怀子由,做《水调歌头丙 辰中秋》,当时苏轼在密州(今山东诸城)做太守。他遣怀为主,遣怀什么?兼怀子由。

  苏轼写《水调歌头丙辰中秋》不到时两个月,王安石又第二次罢相(1074 年第一次罢相)。 神宗赵顼熙宁九年(1076)十二月,苏轼改调到山西的河中府,离开密州,共在密州生活 工作了两年多一点的时间。次年苏辙改赴南京(今河南商丘)做签判。七月,兄弟会晤在徐州。 夜晚共宿。想着当年的期约,如今又要分别,苏辙便写下了著名的两首诗词《水调歌头徐 州中秋》和《逍遥堂会宿》。

  黄昏犹作雨纤纤,夜静无风势转严。 但觉衾裯如泼水,不知庭院已堆盐。 五更晓色来虚幌,半夜寒声落画檐。 试扫北台看马耳,未随埋没有双尖。 【赏析】

  此诗写从黄昏到第二天天亮,彻夜雪飘的情景。黄昏时节,淫雨绵绵,入夜后不知不觉 转而为雪。作者只觉被褥无一丝暖意,有如水泼在上面,而不知道庭院里已雪积成堆了。“堆 盐”,即堆雪。用盐喻雪,出自《世说新语言语》,后世诗人都喜欢效用,如白居易《对火 玩雪》:“盈尺白盐寒,满炉红玉热。”作者“五更晓色来书幌,半夜寒声落画檐”一联,亦 世称咏雪名句,但历来有歧解。南宋费衮《梁溪漫志》卷七“东坡雪诗”条以为,“此所谓 ‘五更’者,甲夜至戊夜尔。自昏达旦皆假设晓色。”据此解,则“五更”应总指分为五更 的一整夜。庭院里的雪光反射在帷幔上,明晃晃的,作者因寒冷未能安眠,加上“不知庭院 已堆盆”,所以一整夜都迷迷糊糊,误以为天将破晓。直到天色放明,借着雪光,看见了垂 挂在房檐下的冰溜子,这才省悟,原来是雨转为雪,所以有这“半夜寒声”。上句写地面上 积雪的反光,下句写房檐下雪水凝成的冰溜,都紧扣“雪后”的标题,且又与末两句意思连 贯。“扫北台”、“看马耳”,是天明以后所为。马耳,山名,在北台的南面,“上有二石并举, 望齐马耳,故世取名焉。”(《水经潍水注》)作者扫除积雪,登上北台,欣赏雪景,只见一 片银白世界,唯有马耳山尖尖的双峰高峭兀立,没有为雪所封。原本应首先被雪覆盖的高山 顶却“未随埋没”,可见这双峰如马耳一般陡直,连雪花也无法驻留其上了。

  遗蝗入地应千尺,宿麦连云有几家。 老病自嗟诗力退,空吟冰柱忆刘叉。爱博体育 【注释】 1.北台:即密州的超然台,在山东诸城县北城上。 2.马耳:山名,马耳山,在诸城县西南,与台相对,即密州城南的马耳山。 3.堆盐:谢安侄儿咏雪,有“撒盐空中差可拟”句。 4.幌:帘幕 【赏析】

  此诗继写在北台观雪景的所见所感。太阳已升起,虽然前一晚下了一场大雪,但第二天 却是冬季里难得的一个晴天。往上看,天空中一群乌鸦开始活跃起来,绕着城墙,上下翻飞; 低头瞧,小路上渐渐融化的积雪被来往的车辆辗来压去,变成了稀泥,粘糊在车上;放眼望, 在阳光照耀下,积雪的原野上屋似玉楼,地如银海,冻得人皮肤起粟,耀得人目眩眼花。这 四句皆是白描眼前实景。作者另有《次韵仲殊雪中游西湖》说“玉楼已峥嵘。”《雪中过淮谒 客》:“万顷穿银海。”其“玉楼”、“银海”皆系实写。有人以为这里是用道家语“玉楼为肩, 银海为目”,实则凿之过深。颈联则表现了作者对农家生计的关切之情。大雪灭蝗,麦子得 雪覆盖则来年会长得茂盛,眼前这场大雪预示着来年的丰收,在欣赏雪景时,诗人没有忘记 这一点。诗人十分希望把自己对来年丰收的希冀和祝愿,把这场瑞雪所引发的种种感受一一 用诗表达出来,但他既老且病,诗力大不如前,只得空自磋叹,以吟诵唐元和年间(806~820) 诗人刘叉的《冰柱》诗来了。此时诗人虽年仅三十九,但退出朝廷已三四年,心境不佳, 且古人四十叹老亦为常事。

  这首诗全诗不着一“雪”字而雪景宛然,确非高手不能为,该诗极为王安石欣赏并有和 章。

  在道教的典籍里边,用玉楼来形容人的双肩,用银海形容人的两只眼睛。两句诗的意思 是在冬天的时候把人冻得肩膀都缩起来了,光线让人的眼睛都感到炫目。

  他拿去让王安石看,王安石一看就明白了,苏轼不得不承认,自从这两句诗写出来,还 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里边藏了这么两个典故,他不得不承认王安石是有真学问的。

  世传王荆公常诵先生此诗,叹曰:“苏子瞻乃能使事至此。”时其婿蔡卞曰:“此句不过 咏雪之状,妆楼台如玉楼,弥漫万象假设银海耳。”荆公哂焉,谓曰:“此出道书也。”蔡卞 曾不理会于玉楼何以谓之“冻合”,而下三字云“寒起粟”;于银海何以谓之“光摇”,而下 三字云“眩生花”乎?“起粟”字盖使赵飞燕虽寒体无轸粟也。

  王安石看后即指明,道家称人的肩膀为玉楼,称人的眼睛为银海。同时,批评苏轼把冷 词僻典放进诗中去故弄玄虚,让人难懂。王安石一番中肯的言语,令苏轼服膺,之后他作诗 行文就很少犯晦涩之病。另一则说的是,一次,苏轼读到王安石新作中“积李兮缟夜,崇桃 兮炫昼”骚句后大为赞叹,连称今日所见为千余年所没有的离骚佳句。

  • 热线:0880-95667701
  • 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含元路158号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爱博体育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爱博体育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:爱博体育_爱搏体育官网_爱博体育APP